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与一位日本女人的性交

时间:2018-05-25
从国内来到日本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不穿衣服的日本女人也体验过了,下面把经过简单的转述一下。
我到了日本后就住在一栋并不是很新的三层楼里面,整个楼都是房东的,她住在一楼。而我们其他的房客都住在二楼和三楼,我住在三楼,一层楼有三家的住户,我住在中间的房子,两边住的都是日本人,虽然房子不是很大,但还算舒服。
和两边住的日本人只是在见面的时候打声招呼而已。这层楼的最里面住的是一个看上去像40多岁的日本女人,她一个人住,和她只是说过几句话。只是知道她姓小柳。日本女人是看不出年龄的,也许她会更年老一点,不过还是有一种风韵尤存的味道。感觉还不错。但是因为她穿的很一般,所以就没有怎么注意过她。
但是记得有一次我上楼的时候,小柳恰巧在我前面上楼,当我不经意的抬头时竟然看到了她的内裤。以前从她的向来朴素的穿着,我一向觉得她应该是那种不爱花俏只求舒适的人,但当我见到小柳的内裤之后,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透明柔软的薄纱、美丽的蕾丝滚边、再加上性感搂空的设计,这样的内裤能遮住的只是中间的一小块地方,胯下黑黑的一片阴毛与内裤的颜色有着明显的区别。黑色阴毛透过那件又窄又小的蕾丝网状镂空三角裤,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禁看得眼都直了。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留意她,她好像并没有什么工作,平时都在家呆着,平时我晚上打完工回来的时候,都能见到她浴室的灯亮着,每天她都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洗澡。我也试过偷偷的搁着浴室的玻璃向里面看,但是因为玻璃不是那种透明的,所以什么都看不到,只是能听的水声,可这就让我的鸡巴变成硬梆梆的。
那晚我就在小柳家的浴室的窗外一边听着洗澡水声一边想着她上次若隐若现的黑色阴毛一边伸手握住鸡巴上下搓揉的手淫,幻想着坐在小柳的大胸前,将粗大的鸡巴放在她丰满的双乳间,用小柳的乳房包住鸡巴,然后开始抽动。
之后的几天,白天都没怎么见到她,也许在家一直没有出去吧。但从那刻开始我每天晚上都会注意她浴室的灯光。又过了几天的一天晚上,我不用去打工,晚上去同学家玩的很晚,到家的时候都已经10点左右了,我上了楼后第一件事就是看她的浴室开没开着灯,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小柳正在洗澡。
也许是因为在同学家喝了些酒,那时鸡巴马上就挺了起来,正又想把精液射到小柳家的浴室的墙上,但突然又觉得这样不过瘾,这是忽然想到一个主意,我先走到了各家在楼道里的电表的盒子前,轻轻的打开它,找到小柳家的电源开关,一下子把它拉了下来。
这是小柳家立刻变的一片漆黑,这时我好像听到了她的惊呼声。我立刻轻轻的走到楼梯口,然后用很重的脚步声向房门走去,这时果然不出所料,小柳家的浴室的窗户开了一个小缝,听到她说话向我寻求帮助,请我过去。我走到她家的窗前,透过窗户的小缝什么都看不到,这时她对我说:「小林,我家突然没电了,请你去帮我看看我家在楼道里的电源好吗,也许它掉了。」
我说:「楼道里的灯太暗了,我看不清楚,你家有手电吗。」「哦,你等等,我去拿。」不一会,窗户开了一个大一些的缝,她把手电递了给我,此时,我看到了她的一对白白的乳房,两个乳头像两个圆圆的枣核儿。
我接过手电后,走到电表下,呆了一会儿,就又走了回来,对小柳说:「太高了,我够不到,给我把椅子好吗。」其实,我家就在她家的旁边,我完全可以回家拿,但此时她应该是没有时间想这些事了,过了几分钟后,她穿着一身鹅黄色半透明或许应该说是透明的蕾丝睡衣打开门。
透明的睡衣里面,清楚的可以看见没戴胸罩的她白白的巨乳和下体一团黑黑的捲曲的阴毛,阴毛的上面还有着白色泡沫的痕迹。我想一定是因为屋里太黑,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她才会随手拿了这样一件衣服穿上。她柔软的奶子上,一圈黑黑的乳晕,两个黑黑的乳头硬挺着,她鼓鼓的阴户完全呈现在我面前。阴阜显得鼓鼓的,上面生满着黑色的阴毛,好像一直伸展到了阴唇的两边,我看着这样野性的阴户,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人竟然有着这样的阴户,我紧紧瞪着它。
这时小柳好像是藉着楼道里的灯光也看到了自己所穿的衣服,连忙把椅子递给我,把门给关上了,我拿着椅子走到电源下,把电源合上了,这时小柳家又变的亮了起来。我把椅子拿到她家的门口,把门打开,把椅子放了进去就走了。我并不着急再看她的黑黑的阴毛,因为我知道她过不了多久就会拿着东西来我家谢我了,这是日本人的习惯。
我回到家后,就把电视打开调到了日本的成人台,然后把衣服脱掉在浴室里洗澡,我一边洗着,一边等着小柳的到来,果然大约10分钟左右,我听到了敲门声和小柳的叫声「我是小柳,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我可以进来吗。」「我在浴室,你有什么事吗。」
我把浴室的窗户全打开大声的对她说着,这时她走了过来,但马上她应该是整个人都呆住了,透过窗户她看到了什么也没穿的我,我故意一边说着:「有什么事吗。」一边用毛巾擦着我的鸡巴,而我的鸡巴也随着毛巾的擦拭而剧烈的上下抖动,而且就在她的面前渐渐地变硬、渐渐地变硬、变硬……变硬……变硬……
只见小柳的胸口微微的起伏着,手不时握拳又放开,可以看得出来她心里正在高低起伏不停。而此时屋内的电视又传来女人做爱时的呼喊声,这一来对小柳的沖激更大,更令她心里慌乱,视觉的刺激加上心灵的冲击,我想小柳此时的阴户一定暖暖湿湿的,淫水从屄洞里汨汨的溢出来了。只见她激动的浑身微颤,手扶住墙壁支撑着身体,眼睛则像快掉出来似的盯视着我的已经挺起来的鸡巴。
我想她一定不知不觉的被我导入了渴望得到大鸡巴的幻想中,而此时她也好像是意识到自己不能够再继续看下去了,于是连忙对我说:「这是一些小点心,谢谢你刚才帮我,请你收下吧。」「哦,不用谢,不过我现在正在洗澡,手上都是水,没法拿呀。」我说,「那我放在你家门口好吗」她说,「那不如,我一会儿洗完澡后,去你家吃吧,反正我今天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情。」
我试探着的对她说。她犹豫了一下说:「好吧,我等你。」说完就回家了,这是我才注意到她把那件睡衣脱掉了,穿着一件白色的棉制的连身睡衣。看着她的背影,我想着她刚才的反应,觉得她一定是一个性慾强盛的妇人。
几分钟后,我故意只穿着短裤来到她家门前敲门,不一会儿,她来开门了,她竟然又穿上了那件透明的蕾丝睡衣,只是在里面穿上了黑色的网眼内裤,而弯弯的阴毛都从网眼之中滋了出来,通过她的内裤应该可以判断出小柳一定是个欲求强盛,但却又尽量压抑的中年妇女,进门后,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而我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盯着她的身体,由于那件睡衣小柳刚才穿过,所以现在还是显得湿湿的,整个都贴到了她的身上,她一定是故意穿这件的,这是我的鸡巴也变的硬了起来,短裤被鸡巴撑得像个帐篷。
这时,她突然朝我笑着说:「小林,你在日本还习惯吗」「嗯,还可以」「那你找过女人没有呀」「啊,没有,没有」「那你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吗」「当然知道了」「那你想的时候怎么办呀,自慰吗」「啊,啊,嗯,有时候」「一边看成人台一边自慰是吗」「恩」「嘻嘻,你们现在的孩子懂得真多呀,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么多的事呢」说着说着她就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内裤上。
「我结婚的时候,对这事懂得不是很多,都是后来才学会的」她的手在自己的内裤上不停地摩梭,声音有些发颤。「那时我一晚上要被干两次。」这时那条内裤充满了汗水和爱液的湿气。内裤随着小柳的扭腰而微微往下滑落,内裤的布料上面沾满了灼热的液体。
我再也忍不住了,向她扑了过去,这时她一边说:「你是给我的身体逗硬了,是吗?」一边用手紧握着我胯下的凸起处。我决定沿着她的话题说下去:「是的,你说得不错。」「你的鸡巴非常硬了,你想看看我的阴户吗?」她说。「是的,我想看你的逼。」我说。她用手拉起睡衣把它撩在腰的四周,然后脱下内裤,张开双腿,阴户便呈现出来。小柳浓密的阴毛,生得範围广扩,从小腹到阴阜,及阴户大阴唇一直延伸到臀沟肛门四周,再加上阴蒂特别肥大,突出得连小阴唇都包不住。
「如果你喜欢,你可以摸摸它。」她边说着,边隔着裤子抚弄我的肉棒。我点点头,把手放在她的阴阜上搓揉着,当我把手去捏玩她的阴核时,她的臀部和腰部颤动一下。「我已经很久没被人操过了。小林,你想不想用你的大鸡巴操一个日本老女人的逼。」她问。我再次点头,她也把睡衣全褪掉。「那脱掉你的短裤吧。」她说。我在她刚说完那句话后,已飞快地脱下了我的短裤。
我的眼光盯在她的裸体上没有移动过,肉棒像旗标一样的竖在她面前,「我的孩子,」她说,眼一直盯在我的鸡巴上:「真的好大呀。」她又说:「我要你替我吻它,小林,我要你吻我的阴户,让它湿濡了,这样你的鸡巴才容易插得进去。快点吧,亲爱的孩子。吻阴户吧。」
我伏下身在她两腿之间。她用一只手搂着自己的膝部拉后,这样子阴唇便张得开开的,我吻在阴唇上。小柳一直移动她的身体,令我吻到她的各个位置,她的股沟、股侧,而她就不停地扭动双股,我依她意思,用舌头舔她,只见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实在十分性感,股肉肥大。
她呻吟起来:「噢……噢……噢噢……噢噢噢……天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她的另外一只手放到我的头后推向前,让我的嘴唇更深入她的阴唇里。三分钟之后她说:「你使我快要丢了,孩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死了……我……要丢……了……」
她肉紧地挺起臀部和肩膀,手还一直拉着我的头贴紧她的阴户。这是我用指甲分开小柳的两片阴唇,看到蚕豆大小的阴蒂下的洞口里汩汩地流出水来,我伸进了一个指头到洞里,慢慢地掏着,这时她的屁股一顶一顶地迎合着,我又伸进去了一个指头,她迎合得愈发的快了,嘴里开始哼哼叽叽。我抽出手指,用嘴含住她的阴蒂慢慢地吸吮,她兴奋得不得了,越叫越响了。
这时她将屁股移到中间,然后说:「你把舌头伸入我屁眼里面。」我双手抱住她的屁股、就用舌头舔她的肛门。小柳也疯狂了,当她回过气来后,她放开我的头,双腿无力地放低在床上。她的阴户和屁眼上沾满我的唾液和她的淫水,在那里闪闪发光。
这时我的鸡巴已经非常硬了,马眼流出水来。「噢,我已很多年没有尝到如刚才一样的高潮了。」她说着,微笑地看着我,又说:「现在,準备用你的鸡巴插入我的阴户吧,它已经湿了。来,把身体伏在我的身上,让我教你怎样去真正的干女人。」
我爬起身,伏过去她双腿间,我的两个手肘一左一右放在她的头旁边,她的手伸下握住我的肉棒,她竖起的双腿分开成M形,她用手引导着我的肉棒对準阴户,将龟头放进阴唇里,然后她向上挺着臀部,让大部分的鸡巴慢慢插进潮湿的阴道里。
这时,我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日本女人了。「现在,你上下移动肉棒,让它在阴户进进出出。」她对我说着。我不再需要她的指引,我开始操小柳了。一开始很慢,然后渐渐加快。她把我的头拉在颈上抱得紧紧的。
「噢……好孩子……干我……插我这个淫妇……插我的骚阴户……插得好……孩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插得好爽……大力点插吧……大力干……快点……」她又开始大声呻吟起来了。
我加快抽插,只留龟头在阴道口、再用力一下插尽。龟头顶在花心上,那里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淫水像开水一样热烫着鸡巴,感觉太好了。淫水越流越多,这时鸡巴插起穴来轻易得多。我用尽全力去插她,床也前后摇动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要丢了……」她尖叫起来。
我感到她的臀部向上挺着不动,阴道壁紧箍着鸡巴,耳边不断响着她的呻吟尖叫,这时有一股热烫烫的淫精喷洒在龟头上,不只一股,而是断断续续的好几股。在热精剌激下,我也感到我的精关鬆了。「噢……我也要射了……要洩了……」我叫着。
「射到我的嘴里和脸上来」她握住我的鸡巴,然后从逼里抽了出来,转过身低着头,把我的鸡巴含到了嘴里。小柳又热又软的舌头突然碰到我坚硬鸡巴的前端,令我不禁地颤抖了起来。
然后她就把整个龟头吞入嘴里,狂热的抽送起来,我的鸡巴在她嘴唇间摩擦着,发出了啾啾的滑润声音。我闭上眼睛,一种莫名的感觉从我的后背涌上,是无法形容的快感。「这样弄觉得舒服吗。」她一边问道、一边吸啜着。「啊,好…好爽啊…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快感令我不由自主的喊叫出来。
「来,射出来。射到我的脸上。」这句话就像是信号一样,我轻轻哼了一声,就猛烈喷射出大量精液,有一些还甚至射到了小柳的头髮上。看到我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她兴奋的呻吟着,她把精液倒流在手心上,闻了闻,淫贱的说着「好香!」
然后就又把那些精液慢慢的喝了下去,还把手舔的乾乾净净,我把嘴唇转向小柳那大大的黑黑的硬挺乳头,而小柳用她的手抚摸擦弄着我的两颗悬空摇晃的睪丸,弄得我好爽、好兴奋啊!
「我们的事不可以告诉给任何人。只有没人知道,我们才可以继续干操逼的事。小林,好吗?」小柳轻声地说。「好的,我不会告诉人的。」我说。
之后,我们便经常在一起做爱,而小柳也向我展示着她精通的各种各样的做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