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自贡新闻资讯 > 美食特产 >

顾客未下楼取餐,上海一外卖小哥在餐盒里吐口

2019-10-20  来源:  作者:自贡新闻资讯

申晨间 | 网曝上海外卖骑手往餐盒里吐口水,“外卖封签”为何尚未强制执行?


近日,网上流传一则自拍视频,视频中一名外卖小哥因与顾客有矛盾,而向餐中吐口水。细心的网友通过视频中出现的一张收银单据,得知事发地乃上海漕溪北路附近。

事件发酵后,再度引起人们对外卖送餐安全的关注。

此前2017年,外地媒体曝光个别送餐员偷吃外卖食品的情况,当时也引起广泛讨论。

实际上,上海从2018年起就逐步试点外卖“食安封签”,到今年下半年起更是进入了推广的加速期。值此当口,却又爆出疑似违规事件,消费者或许想知道,为什么“食安封签”尚未被强制使用?

01

首批23个商圈试点“食安封签”

2018年,徐汇区恰恰是全市第一个组织设计防拆卸的一次性密封包装“食安锁”的。今年6月更形成了《外卖食品包装件》团体标准,由“美团点评”“饿了么”在本市外卖配送中试点推广“食安封签”。

申晨间 | 网曝上海外卖骑手往餐盒里吐口水,“外卖封签”为何尚未强制执行?


“食安封签”,顾名思义就是在为了保障外卖的食品安全,而给包装进行密封处理的一道标签。由于采用特殊材料制作,一旦撕开容易损毁,无法重复使用,可降低运输过程中二次污染、人为污染的可能性,也有助于明确商户和外卖骑手之间的责任划分。

今年8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召开“食安封签”外卖食品守护行动新闻通气会,宣布在本市徐汇、浦东、闵行等区的23个商圈进行首批试点推广,截至当时已投放220万个“食安封签”。

上周末,小投资赚钱项目美团外卖又宣布,其与点都德、吉野家和呷哺呷哺的连锁餐饮合作的沪上首批“联名食安封签”率先在杨浦投放。当天,美团外卖透露,其已在首批试点的23个商圈先后投放了1000多个万个“赚钱游戏食安封签”。

申晨间 | 网曝上海外卖骑手往餐盒里吐口水,“外卖封签”为何尚未强制执行?


从8月试点商圈投放220万个,到10月单平台投放超1000万个,以及平台与商户的“联名封签”试点投放,可见上海的“食安封签”工作是在切实且迅速地推进中的。

那么,为何还是会出现近日视频中所出现的情况呢?

02

送餐员素质参差不齐

对于一个特大城市来说,外卖送餐已成为许多中青年务工者非常青睐的职业。这是一份只要靠努力,就能获得相对满意薪水的职业,而对学历和背景不做过多的要求。这就导致送餐员群体的素质可能层次不齐,鱼龙混杂。

近年来,主要送餐平台对自身配送体系中的外卖骑手多有培训,并有各种规章制度加以管理,每天送餐前也都有晨会“耳提面命”,试图将外卖送餐员因素质问题而引发的食品安全风险降到最低。

但与此同时,外卖市场也还存在着商家自行配送的情况。此次视频中的那名自拍者,就是来自商家自选第三方配送系统的人员。

不过,即便如此,对消费者来说,认准的更多是平台,谁上门送餐不重要,重要的是手上那份外卖餐食的安全。

对于外卖封签,记者了解到,许多外卖骑手也十分欢迎。一名骑手小哥表示:“‘ 食安封签’既是保护消费者,也是保护我们骑手。对于认真工作兢兢业业送餐的人来说,‘食安封签’反而能厘清责任,降低我们的风险。”

申晨间 | 网曝上海外卖骑手往餐盒里吐口水,“外卖封签”为何尚未强制执行?


03

“食安封签”应尽快入法


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或许有这样一个疑问:“食安封签”这么好的解决办法,为何不能全市范围内所有外卖强制执行?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联合会会长顾振华介绍,目前,尚无一部食品安全的法律法规或标准,提及“食安封签”的问题。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经济的飞速发展,各种新问题层出不穷,而外卖送餐被二次污染、人为污染的问题,就是一个新出现的问题。法律法规或标准,尚来不及将此纳入其中。

因此,一定要将“食安封签”入法,或建立相关标准,对于企业和商户来说,投放和使用“食安封签”才会有指导性和强制性。

另一个问题,则是“食安封签”的费用由谁承担。一张封签的单价很低,但上海每日外卖送餐的总量惊人,因此“食安封签”合起来也是一笔费用。在先期的试点实践中,由行政部门牵头承担了费用,但长此以往难以为继,必须要明确“食安封签”的成本分担规则。

“食安封签”单张价格不高,许多消费者应该也愿意为食品安全而分担一部分,但关键还是要尽快制定出相关的“食安封签”操作细则。

根据此前新闻通气会宣布的计划,今年9月至12月,将在全市范围内张贴食安封签公益宣传画,组织制定《“食安封签”标准》,提供技术规范,全力推进“食安封签”的普及和使用。

2020年起,“食安封签”将在尊重消费者评判的前提下,按照谁受益谁承担的原则形成交易规则和长效机制。